光野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德哈】关于“清理一新”和课程安排

给 @光合作用 的生贺,生日快乐啊!虽然你不看HP,但我还是要卖一卖德哈的安利。

西湖组我和 @谦坑坑坑坑一直在工事中 讨论了大纲,好复杂又好长啊所以容我先屯(拖)屯(延)文(症)……

超•短小君,老梗,有私设,不成熟的翻译腔,如果都可以接受——

食用愉快^^

======================================

Harry真的不太理解Hogwarts的课程安排。

“说真的,伙计。为什么我们的课总是和Slytherin一起上?”

某天的图书馆复习中,Ron首先提出了这个问题。

“我是说,为什么不能是Ravenclaw或者Hufflepuff,非得是Slytherin那些混球?难道Dumbledore不怕哪天有人把大粪蛋扔到那些毒蛇的袍子里吗?”

“Dumbledore肯定有他自己的考虑。”Hermione头也不抬地答道,“像是‘这样可以促进学院间的友情进步’‘让学生们学会怎样在干扰中挥舞魔杖击中对方的鼻子’什么的。”

Ron翻了个白眼:“哦得了亲爱的Mione,你知道那不是真的。让我和那些毒蛇当朋友,你不如让我去亲吻护树罗锅。”

在这件事上,Harry表面上没有任何表示,内心里却无比赞同Ron的观点——他快被必须混学院搭档的魔药课逼疯了!

梅林,那可是魔药课!即使弄清了Snape是凤凰社的人,显然这对那老蝙蝠在课上对他的讥讽没有半点改善。更何况身旁还有一条正宗的Slytherin毒蛇——Draco•Malfoy——他绝对是眼镜王蛇级的。

“圣人Potter,你的脑子是被Longbottom做的咳嗽魔药填满了吗?顺时针搅拌三次再换逆时针,别告诉我救世主大人已经不会数数了。”金发的Slytherin环抱着双臂冷眼看着在坩埚前手忙脚乱的Gryffindor,懒洋洋地拖着长腔讽刺。

“闭嘴Malfoy,我记得这点!还有不许拿Neville开玩笑,他是我的朋友!”汗水从Harry蓬乱的黑发鬓角躺下来,他甚至没时间去擦掉它们。眼前圆圆的镜片上全是白雾,这让Harry不得不腾出一只手去掏魔杖给它们一个清洁咒和防护咒。

可惜此时魔药的熬煮显然占了他更多的注意力。于是一个不小心,那支冬青木魔杖在他用沾满莫特拉鼠汁的小拇指从长袍里勾出来的第一个瞬间迫不及待地滚到了地上。

“Oh,Merlin!”黑发的Gryffindor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叹息,“事情还能更糟一点吗……”

显然Merlin听见了救世主无力的抱怨。Harry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搭在了自己的鼻梁上,接着是一个熟悉的声音的一句“清理一新”。下一个瞬间,Harry眼前出现了一支魔杖,以及属于魔杖主人那苍白的手。

Draco•Malfoy在清理咒之后又慷慨地附赠了一个高级防护咒,再款款收回了魔杖,继续用暗含讽刺的眼神盯着Harry,好像他什么都没有做——显然他没有好心到去管滚在地上的冬青木魔杖的打算。

不过即使这样也足够令Harry惊讶了。他用最快的速度捡起被冷落半天的魔杖,在桌子上专配来擦拭药剂瓶的布巾上蹭干净塞回了袍子。然后一边低头搅拌魔药一边向一旁好整以暇的Slytherin道谢:

“Malfoy……谢谢……”

Draco看着耳根有些泛红并开始无意识把头发弄得更乱的Gryffindor黄金男孩,表面上不动声色,嘴角却微微上扬:“听到圣人Potter的道谢实在令我受宠若惊,不过……”他刻意停顿了一下,又慢吞吞地说,“救世主先生刚才逆时针多搅了一圈。”

“WHAAAAAAAAT!!!”

Harry瞬间回神盯着坩埚,果然其中的魔药正以一种缓慢又坚决的速度变成与样品完全不同的深绿色。

Snape的嘲讽适时赶到:“看来Potter先生的作品再一次向我们展示了他精彩绝伦的失败能力。Gryffindor扣五分,还有二十分钟。”

“Oh!Noooooooooo...........”

黑发的Gryffindor再次在心中声嘶力竭地声讨Hogwarts的课程安排。

FIN.

Thank U for reading :-)

评论(14)
热度(17)

© 光野 | Powered by LOFTER